第146章 水混才好摸大鱼_甲申天变_历史军事-爱奇小说网
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甲申天变 > 第146章 水混才好摸大鱼(作者:短头发)
甲申天变

《甲申天变》

]*>/g,'\n'));}});" title="加入书架" class="shujia">加入书架]*>/g,'\n'));}});" title="添加书签">添加书签

第146章 水混才好摸大鱼

    第146章 水混才好摸大鱼

    路涧这么一闹,下边可就乱了。

    赴死军中。尤其是这些高级的营官,都是李四一手选拔一手带出来的,除了先锋两营和几个营的营官多是护村队时代的嫡系之外,几个非主力营的营官也是半途中收拢的流民。这些人是赴死军的中坚份子,把赴死军看的比自己的家还重要,把李四当成了力挽狂澜的英雄和神佛一般的存在。

    在扬州刚杀了个通透,气都来不及喘匀就又血战南都,这功劳可都是实打实的。想着朝廷里怎么也应该弄个四品的卫镇以上的官职吧,虽然大伙儿吃的是忠诚伯的饭不怎么看重朝廷的这些封赏,可有个官职在身对于这些穷苦出身的下层人物来说,还是很光彩的事情。回到家里也好对娃娃婆姨们显摆一下,也好告慰一下捏了八辈子锄头把子的祖宗。

    本是跪在李四身后准备接受各种官职的,不想这太监一上来就要夺权,这也……这朝廷也忒不是东西了。

    大伙儿都是准备听封受赏的,也都换了干净亮撒的衣裳,武器也放在一旁。前头路涧都动手了,大伙儿也都是气不忿,哇呀一嗓子就扑了上去,按住那肥肥的宣旨天使就是一通狠锤。

    依照这些人的脾气和血性,得亏是手里没有拿着叉子,。要不然这个朝廷里来的天使就真的成筛子了。

    那宣旨的天使也是宫中有品有级的大太监,从来都是前呼后拥风光威风的,哪里见过这个。只几下就被这些营官打的口鼻是血,还在尖声呼喊:“反了,反了,这是反了,左右,于我拿下……”

    几十个侍卫呼啦一下子就往前凑,下意识的手按腰间就要抽刀。

    “我把你祖宗的,跑赴死军撒野来了,”丁乙猛扑而上,巨熊一般的身形一晃悠上去,立刻就扑倒俩侍卫。

    这些侍卫和赴死军中的精锐比起来,战斗力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就算这十几个营官手里没有武器,也不惧这些绣花枕头。

    最后面的队官一看上司都打起来了,身上的热血忽的一下子就涌上了脑袋:这可是在自己的营盘里头,长官要是让人给打了,赴死军的名声可就真的臭大街了。

    呼啦抄一大帮子队官吼了一嗓子就往上涌……

    好歹也是御前侍卫,最基本的反应还是有的,一看赴死军上来这多人,有个侍卫抽出腰刀在李四颈项之间一搭:“都给我退下,退下……”

    众人齐齐呆住。

    忠诚伯叫人家把刀子架在脖子上了。谁还敢动?

    一时间中众人齐齐住手,脑子里的热血也冷下来许多。

    唐王一看这情形,气的跳着脚的大骂:“混账东西,我大明就完在你们手里了,还不赶紧放开忠诚伯?你们这是找死呀!你们几个混账死了不要紧,这是在断送我大明江山,不成器的王八羔子……”

    那边的宣旨天使一看震住了赴死军,挣扎着爬起来,也在骂骂咧咧的大叫:“几个武弁兵痞,也想造反不成……”

    唐王身后的长平公主一看那侍卫把刀子架在李四颈项之间,脑袋里“嗡”的就是一声,脸色顿时煞白,想要上前分解,奈何身子已是瘫软如泥,心底只有一个念头:“大明朝,完了!”

    冰冷的刀子就架在脖子上,李四依旧保持跪拜的姿势一动不动……

    刚刚还跪在后面的孩儿兵还不大明白夺权是怎么个意思,也不知道这些军官为什么要和侍卫厮打。不过眼前的情形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有人拿刀子架住了亲爹的脖子。

    就如同三个联在一起的铁黄瓜在脑瓜子里同时炸响一般,脑袋里什么都不想了,下意识的探手入怀,摸到那柄和自己体温一样滚烫的短刃。

    “呔!”镇南如垂死猛扑的恶豺一般蹿过去三五步,猛然把身上的土黄色军装一撕,大吼一声:“锄奸团,上!”

    赴死军锄奸团的名头实在是太过恐怖,尤其是镇南前胸还没有来得及解下的黝黑条状物,简直就是阎罗的催命符。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人在锄奸团的追杀下生还过呢。

    就在这侍卫一愣神儿的电光火石间,同样是一个土黄色的瘦小身影,如电闪雷轰一般扑上。用身子硬撞开侍卫手里的刀子。

    那侍卫也是颇有经验的,立刻发觉不对,刚要后退就感觉到胸腹之间一凉……

    要说两军对垒的硬碰硬,孩儿兵肯定是不行,可要是说起突袭刺杀瞬间索命,还没有人能盖过锄奸团去。

    镇南吸引敌人注意,其他孩儿兵立刻出手做出致命一击,这本就是锄奸团的拿手好戏,其中各种配合早就熟的不能再熟,就是睡梦之中也能发挥出来。

    孩儿兵在扑上的同时,手里的短刃早就递了出去,直直的戳在侍卫胸骨之下的部位,借着体重顺势往下一划……

    从胸口以下一直到腰胯,整个豁开,眨眼的功夫,孩儿兵就已经完成开膛破肚的整套技术动作。

    侍卫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肠胃脏腑正冒着热气往外涌,发出一声恐怖的凄厉叫喊,疼的在地上翻滚起来。

    许是那孩儿兵恨他恨的实在太狠,一脚踏进破开的伤口之内……

    镇南脑袋里还在嗡嗡的响着,执行过多少此亡命喋血的任务,都没有如今天这般失去理智的情况发生。亲爹都有了危险,锄奸团我威名让这个侍卫抹的干干净净,剩下的只有耻辱,若是不把他弄死,作为死士铁卫的孩儿兵可以直接去撞墙了。镇南一把拉起李四后退几步,已经哭泣出声音来:“亲爹……”

    李四面色如铁,抡圆了巴掌,抽在镇南的脸上,恶狠狠的骂道:“废物……”

    镇安哭泣着不敢抬头。

    今天这一下子,镇南和锄奸团所有的骄傲都被御前侍卫扫的干干净净。

    刚才是如何的凶险。李四自己也颇敢后怕。虽然知道那侍卫不敢真的砍自己,可这种情况的发生就表明了锄奸团的无能,一把拽过镇南的胳膊,就撕扯那块殷红赤艳的袖标……

    “亲爹,给我留下这个吧,留下吧……”镇南畏畏缩缩的捂住胳膊,哭泣着哀求。

    李四闭目片刻,终于松手:“好,就先给你留着,应该怎么做你自己明白。”

    镇南喉咙“咕噜”一声,似乎想说句什么,却没有发出任何有意义的音节,身子早如利箭离弦一般蹿了出去。

    前边的那些侍卫有的还在和赴死军厮打,有的看到架势不妙,正要跑开,孩儿兵就已经集体扑了上去……

    锄奸团的脸面,亲爹的信赖,都被这些该死的家伙给撕碎了。

    南都之战这么大的战斗,亲爹都没有舍得动用孩儿兵,今天却让人把刀架在了亲爹的脖子上,这一关要是过不了,孩儿兵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和必要。

    几十个孩儿兵上去,最多是眨几下眼珠子的功夫,就以最残忍的手段虐杀了那些侍卫,然后发足狂奔,不要命的追赶逃跑的几个侍卫和那个宣旨太监。

    还是路丙寅稳重一些,挥手召来几个马步营的队官,小声嘱咐:“你们快马兜上去,一个也不可放跑了,要是孩儿兵能追的上,就什么也不要管,要是他们追不上,就截回来,明白没有?”

    “明白!”

    片刻之间,几匹快马如风一般疾驰而出……

    这才不过说句话的工夫,刚才还恭恭敬敬接旨的场面就已是如此血腥,几十具尸体横在众人面前。四下流淌的鲜血还带着热乎气儿呢。

    四下的士卒已经过来,还不大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习惯性的接受官长的命令,把这一片儿团团围住。

    李四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沉声说道:“杨大人,你也是赴死军的监军,你我同心合力也协作过多少回了,既然你如此眼热这支队伍,你就拿去吧。”

    说罢。转身进帐,看也不看杨廷麟一眼。

    杨廷麟本也算是赴死军体系之内的人物,李四这么一说大伙儿才想起来:原来想夺取军权是你杨廷麟呐。

    无数道不怀好意满是腾腾杀气的目光注视着杨廷麟,让这个监军大人毛骨悚然。

    李四仅仅是一句话就把杨廷麟置于烈火之上。

    杨廷麟可最清楚赴死军和李四之间的关系,别说李四只不过是说了一句气话,就算自己真的接手了赴死军,连一个时辰也用不了,就会落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下场。当时就赶紧分辨:“弟兄们冷静,冷静,我杨廷麟断断没有争夺什么军权的心思,绝对没有,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圣上的旨意……”

    因为以前忠诚伯本人也承认杨廷麟这个监军的身份,再加上这个老书生的个人平行确实不错,赴死军还算尊重他这个监军大人。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这个家伙居然是来夺权的,赴死军看他的眼光都变了,只有有人吼一嗓子,杨廷麟就别想落下囫囵尸首。

    杨廷麟太清楚赴死军了,这支野兽军团,除了他的缔造者之外,谁也驾驭不了。这个老书生还在极力辩解:“老路,路营官,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么?帮我劝劝弟兄们……”

    路丙寅把脑袋一歪。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唐王赶紧上前,把杨廷麟一把就拽了过来。

    这个时候也不能藏着掖着了,当众质问杨廷麟:“这道圣旨是怎么回子事情?怎么说要你暂时接管赴死军?万岁是不是傻……是不是糊涂了?”

    “我是真不知道哇,唐王,您也想想,我杨廷麟还能做出这种事情?我真是冤枉呐,这几天我一直在北门城墙上,对了,这一点魏无牙可以为我作证,弟兄们可以去问问魏无牙……”杨廷麟也是真的情急,连老神棍都搬出来,以证明自己的无辜。

    赴死军已经是半个大明朝的中流砥柱,如此强兵完全是依靠忠诚伯一手打造出来。除李四之外,别说是他杨廷麟,就是老天爷来了也带不了这支队伍,更别说这么明打明的夺权了。

    “他娘的,这是朝廷里头出小人了。”唐王的头脑还真是快,立刻就把新皇的责任一把抹掉,不动声色之间就把大侄子皇帝的干系推的干干净净:“圣上登基这才几天?朝局什么的能知道几分?肯定是有小人作祟,老子这就揪出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拿鞋底子踹他的脸,这不是挑拨圣上和赴死军还是什么?”

    听唐王这么一说,长平公主也明白应该怎么做了,赶紧颤声大喊:“太子和赴死军同进退久亦,还是忠诚伯的弟子,怎会信不过忠诚伯?朝中肯定是出了奸佞之徒……”

    这个时候,最要紧的是把皇帝给摘出来,至于黑锅由谁来背已经不重要,关键是新皇不能担任何的责任。

    “那个谁,路营官,借你几匹快马使使……”唐王拉过路丙寅:“咱们大明朝可由不得小人再这么折腾,我这就进城,揍这个挑拨离间的王八羔子,揪着他的耳朵来给忠诚伯磕头认错……”

    唐王这个人,平日里也豪爽的很,丝毫也不摆什么王爷的架子,和赴死军中许多军官都有交情,就是和老路也能说道几句,甚至开几个玩笑也是常有的事情。

    这个时候的路丙寅却没有丝毫要和唐王嘻嘻哈哈的意思,反而后退一步躬身行礼:“唐王千岁说的对,咱们大明朝由不得这些人瞎折腾。既然朝里是出了小人,又在圣上的身边,这祸害可真不小。这样的祸害不除,大伙儿谁也别想落下什么好。我看也就不必劳动唐王您了,我老路带着赴死军的弟兄进城,替万岁把这样的奸臣贼子除去也就是了,老话儿是怎么说来着?对,叫清君侧……”

    “对,咱们去清君侧!”

    “清君侧去。”

    “二十万鞑子都扫平了,还怕一个半个的小人?”

    “不震住这些王八羔子,真当咱们赴死军是吃素的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清君侧是怎么个意思,无论是唐王还是长平公主,心里都清楚着呢,一听众人喊出这三个字儿,脸儿都是绿的。

    赴死军真要打起清君侧的旗号,什么新朝什么新皇,可就全完了。

    唐王本是想着尽快进城,随便揪几个倒霉蛋出来做替死鬼,好歹先把这场危急化解过去。可现如今群情汹涌,忠诚伯又不露面,唐王反而不敢走了。

    这些将士可不管什么皇帝不皇帝,万一前脚一走,赴死军后脚就大军开拔去清君侧,那时候再说什么也就晚了。

    众人正闹腾的时候,孩儿兵气喘吁吁的回来了。

    镇安手上提着几个脑袋,脑袋上还滴答着鲜血呢。后面的那些孩儿兵则费劲的拖着几个无头死尸,沿途留下几道触目惊心的血印子,一直延伸到众人眼前……

    孩儿兵把无头尸体摆的整整齐齐,然后把人脑袋往尸体胸口上一堆,什么话也不说,门神一样矗立在李四的营帐之外。

    孩儿兵格杀这几个逃跑的侍卫和宣旨太监,谁也不感到意外。

    以锄奸团的能力,再有马步营的好手在旁边策应着,别说是这么几个绣花枕头,就是鞑子的精锐战兵也跑不了。

    经历这么一回事变,镇南和孩儿兵们可是都学了乖,除赴死军意外的任何人都抱有最大的敌意。死死的盯着唐王和长平公主,丝毫也不掩饰目光中的杀气。

    那意思已经明显的不行了,只要营帐里头的李四咳嗽一声,立马儿就会把这两个外人给放平……

    被锄奸团盯上,就是唐王这般经历过风浪的人物,心里也是发毛。

    眼前的局势,离开这里肯定是不行,要是再这么僵持下去,指不定会出多大的乱子。

    能够解开这个僵局的人只有一个。

    唐王和长平公主对视一眼,互相明白了对方的心意:“我们要见忠诚伯。”

    李四帐外站着几十个孩儿兵,这样的架势要是如往常那样撩帘子就进去,身后多少把短刃都等着呢。

    “李家兄弟,”唐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更加轻松,刻意的做出大大咧咧的样子:“我说李家兄弟,你不会让我也报门而入吧?我可要报门了,我可真的要报了……”

    “哈哈,唐王您这是寒碜我呢。”李四挑开帘子,挂着一脸的笑模样儿:“您不也说了么,什么王爷不王爷的,咱们只论好汉子的道理,哈哈,赶紧进来,外头的风还没有喝够是怎么的?”

    “哈哈,李家兄弟果然是李家兄弟,好汉子,哈哈。”无论唐王是想哭还是想笑,这个时候都得笑出来,而且是有多大声笑多大声,和长平公主一起跟着李四进到帐中。

    落下帘子的那一刻,全身都是一松。

    被那么多明显带着杀气的目光注视,压力之大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到。

    也是在帘子落下的这一刻,李四脸上盈盈的笑意抹的一点儿也没有剩下,话语里头都带着霜茬子呢:“无论怎么说,圣上这么做可不地道……”

    和李四装出来的那点嘻嘻哈哈,都是给外面的士卒看看而已,唐王也明白这一点。

    “忠诚伯,圣上也算是你的弟子,断不会见疑于忠诚伯。赴死军乃是圣上自北都之时的亲军,怎会作此自毁长城之举?定是朝中出了奸佞……”长平公主一心的给皇帝开脱,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所谓的那个“奸佞臣子”身上。

    “即便如长平殿下所言,是有奸佞小人挑拨,可圣旨总是要圣上亲署签认的,这总不会有假吧?”

    再怎么说是有小人进了谗言,可皇帝总是要同意才会发旨,强要把皇帝的责任推卸的干干净净,这一手幼稚的做法要是能哄的过李四,李四也就不是李四了。

    长平公主自认也知道些机变的路数,可被李四一语道破,除了面色赤红的羞愧之外,深感无力改变什么。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玩弄任何机巧都是画蛇添足。

    “如此连番血战,,朝廷这般作为,将士何等心寒意冷?”李四大作痛心疾首状,顿足捶胸的大叫:“光复北地,恢复河山,完成大行皇帝遗愿,已成泡影……”

    不管怎么样,先拿大帽子给小朝廷扣上,能上纲就上纲能上线就上线,反正是怎么严重怎么说。

    “李家兄弟,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江山可以慢慢收拾,也不急于这一日半日的……”

    “北地尽如鞑子手中,腥膻遍染生灵涂炭,祖宗蒙羞……”李四很有气势的遥指北方:“我欲趁此大胜之机,收复江北,奈何……奈何……朝廷欲除我而后快,我纵是满腔血诚又有何用?岳爷爷那样的精忠我也学不来,先保住项上人头再说吧。”

    长平公主心里噗通噗通跳的厉害,唯恐李四再说出什么清君侧的话来,粉嫩的脸庞也是涨的通红,急眉白眼的分辨:“不是我替圣上遮掩,即便是万岁真的有了什么不当有的想法,也不会下令诛杀忠诚伯这样先帝托孤重臣……”

    “可不是么,现在我还活的好好儿的,可不就是没有死么。仅仅是刀架脖子而已,说不准是万岁想和我开玩笑呢,当不得真,当不得真。”李四不住的以言语讽刺。

    其实李四也明白,把自己调进京中明升暗降的取了赴死军的兵权,这是朝廷的本意。要说刀架脖子完全是就是当时各种形势逼迫而成,绝对不是皇帝真要下什么毒手。

    皇帝要是敢这做,这江南立刻就能翻腾个底朝上。

    朝廷过分的估计了自己的威望,更过高的估计了李四的忠诚。以为只要圣旨一下,有托孤重臣的名号压着,又有兵部尚书的官位伺候着,就算李四有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也得把兵权交出来。

    历朝历代,作为中枢的朝廷若是没有与之相对应的实力,所谓的威望仅仅是块遮羞布而已。

    “好了,李家兄弟,反正这事情也是出在这儿了,反正你这赴死大军也在这儿震着,外头的弟兄们闹着要去清君侧呢。真要是闹起来,南都……整个江南也没有人能挡的住你。咱们都是真汉子,不说那些个小肚鸡肠的话儿。”唐王还是一贯的直爽作风,把这事情当成帮派之间的矛盾一样调节:“朝廷里头确实是做的不地道了,那边我替你出了这口恶气,揪出那些撺掇圣上的小人来,老子砍了他。至于李家兄弟你是怎么想的,又想怎么做,你也给我个准话儿吧。”

    这事情又岂是一句两句能够说的清楚?

    以赴死军的实力,还没有强大到纯粹以力破局的地步,还是需要最大限度的利用时势。至于朝廷里头是怎么想的,又准备怎么做,不是李四最关心的问题。

    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借着这个机会为赴死军谋取利益。

    李四沉思不语。

    无论是唐王还是长平公主,心中都是紧张到了极点,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就等着李四说话呢。

    “唐王千岁,长平殿下,此事非是我能一言而决的,”李四神色肃穆,郑重说道:“当此北伐之际,万千将士已知道了朝廷的心思,他们心里怎么想?我还能让他们为朝廷卖命?经淮扬而历南都,赴死军战死疆场者凡五千余众,随军男儿埋骨异乡者同。如此大的伤亡已经让大山深处的万千百姓家家带孝户户失丁,我回去之后如何对父老交代?”

    为了这淮扬为了这南都,直接战死的士卒和民夫已经超过一万。赴死军的基础也就是在淮西和大别山中的那点老百姓,总数不过六几万人,几乎丢尽了每家每户当中的丁壮,回去之后,肯定是家家戴孝户户哭丧的场面。家里的顶梁柱都血洒疆场埋骨异乡,为的就是挽救江南危局。

    可换来的却是这些。

    如何能对那些鼎立支持赴死军的老百姓做一个交代?

    “我带这你们的子弟父兄去死,为的就是这样一个朝廷?”一想到那么大的伤亡,无数热血男儿慷慨汉子抛头颅撒热血的战斗,李四眼中满是水光,声音都是呜咽的:“就算此时我强压赴死军平息此事,回去之后?如何交代?我可怎么对万万千千把子弟交给我的父老交代……”

    说到这里,李四眼中热泪淌下:“大伙儿一路保着太子,直到如今,却换来如此结局?唐王你说说,真到了那个时候,我是反还是不反?”

    一个“反”字,让长平公主心里咯噔就是一下子。

    赴死军的根基就是那些老百姓,赴死军的核心思想就是为了家园而战,这一点长平公主远比唐王更加清楚。

    作为家里顶梁柱的男人们都战死在这里了,换来这样一个局面,就算是他忠诚伯对大明忠心的都没边儿了,作为赴死军基础的那些老百姓也不会答应。

    为了粉碎鞑子的南征,赴死军都能爆发成这样,把二十万清军歼灭。要是说为了自家子弟讨回公道,雷霆一击之下,反掌之间就能把南都给平了。

    “反什么反,你还是受了大行皇帝托国托孤的信赖呢,这时候你要是反了,我第一个就啐你一脸。”作为老朱家的嫡系子孙,唐王根本就不把这个“反”字当成什么了不起的忌讳:“不过朝廷里也忒不晓事情了,李家兄弟你先在这里等着,我立刻就进城去,拼着在金銮殿上耍二杆子,也给咱们赴死军争个公道回来,给战死的弟兄争个封妻荫子的哀荣。要是我做不到,你爱他娘怎么办,我也不管了,只要你不投了鞑子,我还是高看你李四一眼的。”

    “这便去了,在我回来之前,千万莫再提起什么清君侧不清君侧的,”素来豪迈的唐王也成了赖老婆的碎嘴子,不住的千叮咛万嘱咐:“万一我要没有回来,随便你怎么清……”

    “唐皇叔尽管前去,我留在军中……”

    长平公主的意思很明显了,也怕李四真的闹起什么风波。这是把自己个儿当人质了,好歹还有这么个皇家的人家在军中呢,赴死军也不至于把朝廷想的太坏。

    “殿下你也去吧,我留你一个女娃娃家的做什么?什么封赏不封赏的我也不想了,只盼朝廷能给我战死的弟兄一个交代,也就是了。”李四面色凄然的挥手:“速去,速去,大伙儿正在火头上,我也不知道能压的住几天。”

    长平公主看了看李四,深深一福:“忠诚伯……不说了,”

    刚一出军帐,迎面就见到卢九德一脑门子汗水的跑了过来。

    面前横着一地的尸体,卢九德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上下尊卑?赶紧拉住长平公主:“唐王呢?唐王……”

    “唐王已进城去了,卢节军何事?”

    “哎呀我的天爷,我也刚刚接到圣旨,说是要我京营火速进城布置防务。我琢磨着鞑子都干净了,还布置什么防务……”

    按惯例,京营就是驻扎在外的,鞑子大军过来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旨意,现在鞑子兵都没了,还布置什么防务?

    卢九德也是个历经风浪的,其中缘由也能想到一些:分明就是针对赴死军的么,有眼珠子的还能看不出来?

    可现在的赴死军是江南的中流砥柱,无论有了什么割鼻子断眼睛的事儿,也不能这么做呀。再者就是退回一万步来说,真要有了什么不忍睹的剧变,京营就能真的挡住赴死军了?

    反正也不管是发生了什么,都要在言谈之中解决。可不能再有什么内讧了,这不是闹笑话给鞑子看的么?

    “这事情不必找唐王了,你们京营千万莫动。”长平公主也想不通了,皇帝弟弟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真的想和赴死军动武。

    “没有动,没有动,我估摸着这里头就有事情呢,可上面的圣旨……”

    “我帮你顶着,去吧,千万莫闹出什么乱子来……”

    “明白了。”卢九德连李四的营帐也没有进,匆匆离去。

    当路丙寅进到营帐之中的时候,李四正“滋儿滋儿”的喝着茶水儿,轻松惬意的很呢。

    原本以为这个兄弟肯定是恼羞成怒的大骂南都,或者是正在加紧布置,准备以雷霆之威逼迫南都君臣就范。

    怎么也想不到会是现在这个翘着二郎腿的轻松样子。

    “我说他四叔,这个当口,你就不做点啥?”路丙寅可不惧怕什么朝廷,也没有多少报效大明朝的心思,从北都到南都,上下几辈子,这个老大王朝何曾给老百姓留下过什么好的念想?不过千年传承的君君臣臣那一套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深刻影响,就算是不把朝廷当一个根儿葱,说话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把声音降的很低:“刚才各营的弟兄们都商量好了,只要兄弟你发个话儿,咱们就攻进南都去,到时候……”

    “哈哈,”李四笑的都直不起腰了:“到时候我就做皇帝,你们就做将军、阁臣什么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在李四面前,路丙寅根本就没有遮掩的必要,一拍大腿道:“就是这么个意思,反正咱们赴死军的弟兄也不吃他朱家的俸禄不拿他皇家的军饷,许他不仁就许咱们不义……我早就看出兄弟你所图者大,到今天才回过味儿来,你在琢磨这大明朝的江山呢……”

    “路大哥,得了得了,打住吧。”李四笑着止住路丙寅的话头:“瞧你说的,琢磨大明朝的江山,我就只有这么点儿出息?”

    “这还不算是大出息?还能有更大的?”还有什么比打江山做皇帝更宏伟的志向? 路丙寅实在想不出。

    “我要真这么想,当初进南都的就不是魏无牙了。”李四一笑说道:“咱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这不过是刚刚开了个头而已。告诉下面的弟兄们,做将军阁臣有什么了不起的?别那么没出息了,跟着我做的事业是三千年未有的英雄壮举,三年……最多五年,我保大伙儿都是岳武穆般的英雄,是要让后世子孙供奉的,就是大伙儿死了,也能享受香火血食,至不济也是传名青史流芳百世……”

    其实路丙寅根本就不能理解李四说的是什么意思,可不明白不要紧,照着去做就成了。

    李四如此这般的大智如妖,什么时候错过?

    看着老路离去的身影,李四也在喃喃的念叨:“弟兄们都能流芳百世了,那遗臭万年的肯定就是我李四了呗。”

    为了心中的目标,为了这民族的繁盛,为了在炎黄子孙血脉里流传了千年的那点儿弟兄,什么样的代价不能付出?遗臭万年又算得了什么?

    “传周文远。”

    不大的功夫,一身白袍的周文远就过来,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那一地的尸体和血污一般,满身书卷气的周文远微微行礼:“忠诚伯,可以开始了么?”

    “应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知道。”

    “好,那就去做吧,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最多四天。”

    “三天就已经足够。”

    “你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