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玉_上仙太难逑_都市言情-爱奇小说网
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上仙太难逑 > 倾玉(作者:小二大人)
上仙太难逑

《上仙太难逑》

]*>/g,'\n'));}});" title="加入书架" class="shujia">加入书架]*>/g,'\n'));}});" title="添加书签">添加书签

倾玉

    一:

    月明海阔,漫天繁星映在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偶有夜风掠过,泛着光的海面便如轻拂的丝绸随风延绵到天际。

    我坐在海中的一块礁石上,夜风轻轻掀起细小的浪花,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拍打着我的小腿。我低头,犹如镜面的湛蓝海面映出我丑陋的样子:赤发赤眼、立耳如兽;脸上和手上皆长满了靛蓝的鳞片,在月光下时不时地折出清冷的光。

    从某些特点来说,我和鲛人有些像,比如都活在海里,比如都长有鳞片,再比如我们都有让人哭的本事。不同的是,鲛人是用美妙的歌声将人感动落泪,而我,是用丑陋的面貌和一口獠牙将人吓哭。

    因为我不是南海美丽的鲛人,我是东海数百巡海夜叉中的一个。

    “喂,你在想什么?”

    我还在发呆,一个活跃的声音倏忽撞乱我的思绪。我仍低着头,身下微漾的海面映出洛琳的曼妙的身段,她双手环胸浮在我身旁,层层叠叠的纱衣从她腰间坠下,轻轻扬在风中。

    我静静摇了摇头。

    “你还想他吗?”

    我一怔,猛然记起那个人来,仅是一瞬,我又摇了摇头。

    “那你是忘了他了?”

    忘了吗?

    我在心里摇头。

    没忘吗?

    我不知道,一番纠结后,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接着摇头。

    “唉!”洛琳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将双手环胸的姿势换成双手叉腰后,颇无奈地斜了我一眼:“那你们到底见还是不见了?我说这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不用撞死在一棵树上吧?既然他又没死,去见他啊颜夕!”

    “见他吗?”我终于轻微开口。

    “当然了!”

    我摇头:“其实……我们见过了。”

    二:

    不久之前,东海所有的巡海夜叉忽然被召集在水晶龙宫内。

    “怎么突然把我们聚集在这里?”

    “不知道,或许是东海出了什么大事吧!”

    “不对,我听说咱们太子殿下是要找一个人!”

    “找人?什么人?”

    周围的夜叉七嘴八舌,纷纷猜测东海此次如此兴师动众的缘由。我静静站在叽闹的夜叉之中咬紧了嘴唇。

    是他始终忘不了我吗?

    是他要来找我了吗?

    正当我压抑着一颗忐忑的心时,周遭骤然安静下来。我不明所以地转头四望,近旁的洛琳立时掐了一把我的手臂,凑到我耳旁咬牙道:“别说话,太子殿下来了!”

    我转回头,倏然撞上他的明媚的目光一时忘了反应,像个木头人一般呆呆看着他缓缓从散开的夜叉中徐徐走来。

    他着一身月色的轻衫,青丝半挽,只几缕若有似无的几根垂在两鬓。他面貌生得十分清秀,一蹙一笑都充满了书卷之气,一如当年。

    我看得出神,不料他早已近到我跟前。他绷着下巴一直盯着我看,青青的眼眸中有奇怪的神色流转。我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喉中哽咽着他的名字呼之欲出。

    却在下一秒,他丝毫没有停顿地与我擦身而过,接着用同样的眼神打量着洛琳。

    我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悬着的大石好像随着他的远去凝结成冰,接着猛然落下,碎了满地的狼藉。

    倾玉……

    倾玉,原来你已经不认得我了。

    三:

    记得第一次见他时,是在落雪满枝的清晨。

    他站在院门之外,儒雅而又呆板地拱手朝我行礼:“请问这是颜初姑娘府上吗?”说完他抬头撞上我的视线。

    我一怔,瞬时不争气地红了脸颊,支吾了半晌后强装镇定下来:“你找我姐姐?”为掩饰尴尬,我只好把他归作那些倾慕于我姐姐美貌的一类人。

    他又一拱手,微笑着答:“我想见一见颜初姑娘。”

    我从头到脚地打量他懒懒半挽的青丝、俊秀有加的脸庞,芝兰玉树的身形,似明月一般的衣衫,打量得有些入迷了才省起他不过是为了我姐姐而来。

    “那个我姐姐她现在在、啊她现在不在。”我的语无伦次映在青溜溜的眼眸的里,我慌了神,扬手就要关门。他睁圆了眼,想用手抵住门板又不好意思地收回手,在门阖上的刹那忙不迭地说:“劳烦姑娘转告给颜初姑娘一声,下月初三,须阳山上共赏桃花。”

    我小声嘀咕:“真是个呆子!”猛地阖上门,院中一株老桃树随风抖了一抖,厚厚的积雪便浅浅飘了一层下来,落在青石铺成的地下渐化成水。

    彼时离下月初三不过几天时间。

    我抬头望了望厚重的天,又转头望了望院内挂满枝头的雪,如何也想不到届时初三哪来的桃花?

    四:

    初三这天晴空万里,许是冰雪开始进入消融期,这天冷得不像话。可想而知,连人都觉得冷的天气,喜暖的桃花更加不用说。

    可当我慢条斯理上了须阳山,才发现山上的冰雪竟早就融了,灼灼的桃花不合时宜地开了漫山遍野,远远一望,半山都犹如置身于淡粉的云团中。

    我万分惊讶往里走,远远便望见他仍旧穿着那身清淡飘逸的衣裳站在殷红的八角亭子下远眺。许是望见了我,他微微转头,朝我这边望来。

    他这一望,望得我立时想起他盼的是谁,瞬间将方才的震撼抛至九霄之外。快步从灼灼的桃花林中穿过到他身边:“我姐姐她……我姐姐她说不便相见。”

    我不擅于说谎,每次说谎时我总支吾说不顺畅。其实我不是故意骗他,而是我知道我姐姐倾慕什么样的男子,既不是芝兰玉树也不是学富五车,而是穿金戴银的显贵之人。

    而眼前的他,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他既非富家亦非嫌贵,即便告诉姐姐,也会同样的结果。

    “那……”他喉结动了动,却没有接着说。我以为被他看穿,正想着该怎么解释。便见他一双柔情的凤眼中滑过几丝失落,微微垂下了眼睫。

    他睫毛又青又长,轻轻覆盖眼睑上,即便是男子,失落得也时候倒也让人忍俊不禁。我不知该作何表情,便释然一声大笑:“我从未见过桃花开得如此早,既然来了我们也不要误了这桃花啊,到时候我再和你说说我姐姐的事。”

    听到最后一句,他抬头,像个大男孩般勾嘴一笑:“好。”

    “我姐姐可是镇里首屈一指的大美人。”我一边背手穿行在桃花开成的海中,一边夸大其词地说我姐姐。

    他规规矩矩地跟在我身后,闷声地嗯一声。偶尔有风将花瓣掠到我头上,他便轻手轻指地替我捻去。

    “自我姐姐满了十八岁起,各路达官显贵踏破了我家门槛,我姐姐都没有应那些亲事,你知道吧?”

    他依然:“嗯!”

    “其实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吓唬你,而是你要知道我姐姐喜欢的东西,你给不了!”说完这些,我终于舒了口气,心想这下总该吓得你的倾慕之火灭得连个火星都不剩了吧?

    谁知他下一秒却捏着我肩膀将我搬转过来,一本正经道:“颜初她喜欢什么东西?”

    我一呆,想了想:“珍珠,很大很大的那种!”

    “没有了?”

    我愕然点头。

    五:

    分别之后,我以为他彻底该对我姐姐死了心。毕竟,珍珠是罕见的珍宝,更何况是大的珍珠。谁知第二天清晨他又来敲门,这次碰巧颜初正坐在院子里摆弄她的那些首饰,便先我一步开了门。

    我捏着扫帚往院门前看,过了稍会,颜初转过身来,桃色的身影颤颤巍巍地往我这走,怀里似是抱着个什么。冷不防脚底绊了一下,她玉手一扬,怀中东西滚滚落下。

    我无暇顾及掉落的是什么,等我回头去看的时候,她已经倒入一个清淡的怀抱中,而紧紧护着她的,正是他。

    颜初妩媚一笑,忙从他怀中挣出,近到我身旁款款看着他向我介绍道:“这位是倾玉公子,这位是舍妹颜夕。”说完淡淡晕出一抹娇艳的笑,转身去拾掉落的东西。

    我与他相望,一时无言。直到颜初抱着鸡蛋大小的珍珠撞进我眼角的余光里,我才不可置信地笑了笑,摇了摇头,就此作罢。

    颜初喜欢珍珠,倾玉就送她珍珠,颜初喜欢大珍珠,倾玉就隔三差五送来拳头大小的珍珠。久而久之,倾玉送得不亦乐乎,颜初收得不亦乐乎。

    “傻妹妹,你也别羡慕,等姐姐富可敌国了,给你搜罗各种美男子供你享用。”一次,颜初抱着拳头大小的珍珠从院子中走来。

    我依在门上,大声读着书卷内的文段:“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不知是在和颜初置气还是和倾玉置气,还是在和我自己置气。

    为什么世间有如此傻男子,堪为一个不爱自己的美人散尽家财?

    思及此,我猛然记起点什么来……倾玉他好像并非出身自富贵人家,即便是生在富贵人家,按照这么个败家法,也应该败得倾家荡产了才对……

    我一敲脑门,丢书便追。

    美人虽难得,品格价更高啊!

    六:

    彼时正值人间六月,放眼一望,小镇内外绿树成荫,偶有大簇大簇的栀子开出别家院墙。倾玉走得不快,却步步生风。

    夕阳很快滑向地平线,而他却转眼走出了镇子。我越跟着走心里越发觉得诡异,不时他竟走到了海边,海平线上的半抹残阳映得波澜壮阔的海面熠熠生辉。

    他想做什么?

    我继续蹑手蹑脚地跟着他,残阳将他的背影向后拉得很长。我踩着他的影子,尚还在琢磨他的想法,便见他毅然决然地朝海中走去!

    海水及他膝的时候我没反应过来,海水深及他腰的时候我仍在揣摩他的心思,待到海水没到他颈脖的时候,我终于反应过来——他他他他这是爱而不得要寻短见啊!

    “倾玉!”我大喝一声,疾步奔过去的时候茫茫大海中已没了他身影。我怔在原地,任冰凉腥咸的海水一下一下地拍打我的腿肚。

    “倾玉你这是……死了?”

    “你……为什么要寻短,即便是我姐姐她……”

    呢喃几句后,我回神,终于再也顾不得太多,深吸口气朝海中潜入水中。我的青丝和单薄的衣衫飘在海中,我一边往深处游一边在心里默喊:倾玉!倾玉!

    倾玉你不要死,你也不要寻短见!

    纵然我姐姐不喜欢你,也还有……还有我!纵然你不喜欢我,这世上也有太多比我好的女子!

    我憋着气游了阵,奈何周遭除了乌压压的海水的竟连条鱼都没有,更别说什么人。越找不到他,我越发地自责起来。

    或许我一开始就该告诉他颜初不喜欢他!或许我一开始就不该告诉他颜初喜欢珍珠!或许……或许……

    想到此,我的眼角溢出一股热流与周遭冰冷的海水融为一体。慢慢地,待到我的先前的一口气憋到了极致,才发现此时我竟失了方向。

    刚想浮出水面,脚下骤然起了巨浪,猛地将我卷起后转瞬又将我狠狠砸向更深处的海底。我下意识地开口呼救,却被激流的海水呛住喉咙,我手忙脚乱地挣扎,却被越来越多的海水灌入。

    腥咸的海水无孔不入,慢慢地灌满我的喉咙我的耳朵,灌得我的手脚越来越无力,灌得眼前慢慢变得昏暗。

    我缓缓闭上眼:我这是要死了吧……

    “颜夕……”

    “颜夕!”

    正当我放弃挣扎的时候,忽然听到涌动的海水中传来熟悉而清澈的声音。我奋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像转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脑袋一般万分艰难地偏转过头,便看一条头有犄角的怪鱼朝我游来,而它长有触须的鱼嘴一张一合正唤着我的名字。

    鱼竟然开口说话了……

    看来我真的要死了。

    我嘴角一勾,眼前骤然一黑。

    七:

    我惊醒的时候,已是在自己的厢房中。大夫的收好药箱后点头离去,我不明所以地揭被坐起:“鱼!好大一条鱼!姐姐我看到一条会说话的怪——”我的声音渐小,剩下的字缓缓被我咽回肚里。全因我看见一身桃色衣裳的颜初身旁站着个芝兰玉树的人,而这个人竟然是倾玉!

    “什么鱼?”倾玉抿出个笑,朝我眨了眨眼睛:“是我将你从东海救出来的,颜夕,你为什么要寻短?”

    我望着他青白分明的眸、柔和有加的脸,顿时气从中来:“我寻什么短见?若不是你自己寻短我去救你,也不至于——”

    “好了!”颜初柔声打断我,柔媚地剜了我一眼,嗔怪道:“既然没人寻短,此事就此打住,对了颜夕,有件事我得知会你一声,便是今早倾玉带人来提亲,我应了。”说罢转头看向倾玉,一张出水芙蓉的脸上满是风情万种。

    我看向立得笔直的倾玉,一时忘了言语,呆怔之间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过了稍会,我才勉强扯出抹笑来:“那……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情到深处难自知,待到失去痛成痴。

    八:

    随着颜初的婚期越来越近,我却愈加地难过。我难过并非因为倾玉不喜欢我,而是颜初似乎并不喜欢倾玉。她在他面前或婀娜或风情万种,始终收放自如,从容得就像是一场阴谋与算计。

    我高坐在院中老桃树的枝干上,透过镂空的窗户望着铜镜前端坐的颜初,良久才鼓起勇气道:“姐姐,你真的喜欢喜欢倾玉吗?”

    铜镜前的美人偏转过头来,媚眼如丝地瞥了我一眼,哼了一声:“那你倒是告诉我什么叫喜欢?”

    “姐姐,如果不喜欢……就放手吧!”我急了,猛然地桃枝上跃下,枝桠上挂着的小桃子几经摇晃,却没有落下,只几片枯黄的残叶落到我头顶。

    颜初缓缓自厢房中走出,一改之前的媚态,冰冷而又奇怪地笑道:“颜夕,你还是太小了。珍珠自然宝贵,可你知道夜明珠吗?普天之下的夜明珠屈指可数,达官贵人也未必买得起,但不久前镇里来了个云游诗人,他刚好就有一颗,只要我从倾玉那里取来他要的东西,他便将那夜明珠给我,到时候——”

    未等她话说完,我便急急打断她:“什么东西?”

    她似乎意识到自己失言,忙抬起锦袖捂嘴一笑,任我如何问都不愿再说。

    九:

    听说那云游诗人常年云游四方,无奇不知无宝不有。加之他们行事高调,我很快便打听到他们所在。

    他们要的是倾玉的什么东西?

    倾玉的什么东西如此值钱?

    我发怔地贴在门外,静静听里面动静。正当我以为房内无人准备离开时,里面轰然传出桌子被拍碎的声音,有恶狠狠的声音伴随着利剑出鞘的声音道:“大国师,不知今年,这长生药炼不炼得成?”

    有声音连连维诺道:“炼得成炼得成。”

    “陛下说了,此次若炼不成,就送国师登仙。”

    “别别别!炼得成炼得成,只要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要元旦拿到手!大人不知,有鱼妖在这个镇子里,只要取得他修炼用的元丹,一定能炼成长生不老药!但那鱼妖法术高深,我们根本不是他对手,所以我用了一计,只要时机一到,元丹……”

    他还说了些什么,我委实听不清了。

    巨大的震惊使我骤然失了力气,我的脑海一时风起云涌杂乱无章,他们说的鱼妖是谁?元丹又是什么?颜初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

    待我反应过来目前不是该纠葛这些问题的时候时,已有人破门而出,银光乍现过,一把削铁如泥的刀已架在我的咽喉处。我睁大眼看见脸颊旁的碎发齐齐飘落,呆若木鸡。

    十:

    我终于记起那条在东海里叫我名字的那条鱼来。

    我见过它。

    当时不过是在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一个下午,我从须阳山上采了些草药回来。一进到伙房,便撞见颜初给一条怪鱼嘴对嘴送气。

    我卸下背上药篓,无奈对她道:“姐姐,这鱼死就死了,你这样做是为何?”

    颜初停下动作偏头看我:“鱼肉当然是活的好吃,死了味道就不一样了。”说罢埋头,继续与它送气。我不管她,便将药篓中的药草拿出剪枝整理,不知过了多久,那条鱼当真活了过来。

    颜初将它放回水缸里,娇嗔道:“你可别死了哦……”说罢抬脚离去。

    那条浑身乌青、头有犄角的怪鱼在水缸中游得很欢快,见我附身看它,也丝毫不躲闪,反而眨着双青溜溜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我莫名被这样的眼神盯得发怵,便叹气摇了摇头将它放进了东海,看着他一边往海里游一边频频回头的模样,我不由得粲然一笑,挥手道:“小鱼,以后走了别回来,人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好啊!”

    可是那条鱼和倾玉有什么关系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被关在客栈三楼的厢房里悟了几天几夜后,才终于幡然醒悟:那天我确确实实看倾玉走入东海,危急时刻也确确实实看见那条怪鱼朝我游来,而我醒来后姐姐说是倾玉救了我……

    会不会是……

    倾玉就是那条怪鱼,也就是他们所说的鱼妖!这样一来的话,所有的不合理也就有了解释:倾玉因为是海里的鱼妖所以有数不完的珍珠,因为倾玉是鱼妖所以姐姐才和他成亲为的是趁机取走他的元丹!

    我犹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转瞬很快又气馁下来,因着今天便是他们大喜的日子!我走到床边望着当空的明月,这个时辰,估摸着他们该洞房了吧……

    我不敢接着往下想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想再去想!只要能救到倾玉,哪怕有一丝希望我都不能放弃!

    可等我从窗柩上一跃而下,拖着摔断的一只腿回到院子时,院中宾客早已散尽,张灯结彩的院子中毫无人影,只有蛐蛐偶尔叫几声。

    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心一痛,早已痛得麻木的下身一软,还未来得及软倒下去,便听一声尖叫划破寂静夜空:“啊——!妖、妖怪!”

    我抬头,远远便望见院中一间厢房瞬时金光大盛,尔后变得平平无奇。我咬牙支起身子拖着短腿奋力奔像那间厢房,果然见倾玉吃力地扶着门框,胸前的血窟窿中不断有鲜血汨汨流出,然后顺着握着的手指是缓缓滑下,低得整个青石地板血污一片。

    浸得他大红的衣裳更加地触目惊心。

    我还是来晚了一步。

    “倾玉,你为什么……那么傻……”终于,我之前所有坚强和强忍都化为飞灰,双腿瞬时失了所有力道,噗通一声磕倒在院中青石小路上。

    他垂着眼睫,昏黄的月光洒在他一张粼光闪闪的脸庞上。“颜夕你……”他淡淡看向我,秀气的眉峰蹙在一起。

    “我知道我知道知道我都知道啊!”我朝他咆哮:“你是那条鱼对不对?可是为什么你偏偏要喜欢我姐姐啊!我姐姐从来都不喜欢鱼啊!”

    他静静看着我,青青的眼眸中露出了欣慰的神色。鳞片闪闪的鼻下薄唇一勾,他移开捂着胸膛的一只手颤巍巍地指向我,一股微不可见的光辉渐从他手指中传入我体内。

    “倾玉,你到底在干什么!”我睁大一双眼,不知他笑是何意,这样做又是何意。直到他抬起的手无力地垂下,摇晃的身影就要站不稳时,我才身轻体快地飞奔到他跟前。

    “傻瓜!傻瓜!我姐姐从来都不喜欢鱼,她只是喜欢吃鱼啊!放你回东海的人是我啊!是我啊!”泪水渐渐模糊我的视线,我语无伦次抱着他逐渐变得冰冷的的身体,手忙脚乱地想要替他堵上胸前的血窟窿,却怎么也堵不上。

    “怎么办怎么办?倾玉你是鱼,回到海里该好了吧?”

    一只冰凉的大手将我乱动的一双手捏住:“颜夕,抬头。”他的声音近在咫尺,好听又清澈,就像是海螺号的吹的声音。

    我颤抖着唇,缓缓抬头抬头抵上他的鼻尖。如此近的距离,近得我能清楚看到他额上光华流转的鳞片,近得我能清楚看到他青色的眼眸有柔情万种,近得我能看见他鼻尖下薄如柳叶唇瓣微启。

    我定定看着他眼中变化万千,静静感受着他越加变得急促的呼吸。最后他却猛然将我推开,逃似的踉跄往院外奔去。

    “倾玉!倾玉!”

    “你不要追!”他止住步子,在张灯结彩的桃树下回过头来,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颜夕,忘了我……我本就是一条鱼,现在我也该回东海做回一条鱼,然后找一条母鱼,再生完一群小鱼,过完鱼的一生……”他朝我安慰地笑,嘴角却有鲜血溢出。

    “倾玉——!”

    十一:

    不久之后,镇里发了场大水,大水来势汹汹,丝毫没有征兆就把整个村庄淹成了一片浅海,数不尽的人在那场大水里死去:大人、孩童还有老人,幸免于难的人屈指可数。

    偏偏不知为何,却只有我死后化成了东海巡海的夜叉,一巡便巡了几百年。

    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颜初。

    我本以为倾玉死了,后来我成了夜叉才知,原来他是东海的太子,因为龙王寿诞时被日照的一只狐狸灌了酒,才浮浮沉沉落到颜初手里,遇见了我们。

    后来他元丹被夺,龙王大怒,东海大太子血洗了混元仙境夺回了一粒本命仙丹才终于把倾玉救活过来。

    “原来你等的那个人是太子啊!”听完我说的话,洛琳又将双手叉腰的动作的换成双手抱胸,十分有兴致地看着我。

    我答非所问:“过了这么多年,其实我早该放手了,以前他是太子,我是凡人。现在他是太子,我却又成了丑陋的夜叉……”我说着,却发现倒影中洛琳渐渐飘远:“不知你说的太子是不是这个太子哟……”

    我后脊一僵,接着便听到那个日思夜想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颜夕,你还要躲着我吗?”他的声音那样,犹如夜风中悠扬的螺号,干净而柔和。

    我转头,果然见他立在我身后。

    他微微颔首,月色的衣衫的倒映在波澜不止的海面上。湛蓝的月华倾泻在他身上,柔亮的青丝仍旧懒懒半挽,衬得他灵秀而又俊美的一张脸庞美如女子。

    夜风轻轻扬起他半散在身后的发,扬起他层层清浅的衣衫。

    他踏着月华朝我走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