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轮回(大结局)_明朝第一弄臣_历史军事-爱奇小说网
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朝第一弄臣 > 第825章 轮回(大结局)(作者:鲈州鱼)
明朝第一弄臣

《明朝第一弄臣》

]*>/g,'\n'));}});" title="加入书架" class="shujia">加入书架]*>/g,'\n'));}});" title="添加书签">添加书签

第825章 轮回(大结局)

    第825章 轮回(大结局)

    正德六十六年。 // 《》广告 全 文 字txt下 载

    西元1572年。

    弥漫在全球范围的硝烟早已散去,如今,世界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

    人类都是善忘的。

    时至今日,别说在遥远的大洋上曾经发生过的那一场场海战,就连在蛮族入侵的战争中,涌现出的一个个英雄人物,以及他们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都已经为人们所遗忘。毕竟那是四十年以前的旧事了,当时的人多已故去,就算还在,也是不敢随便说起的。

    要知道,现在的欧洲已经被整合成了一个大一统的国家,而得到教皇加冕,正式成为第二神圣帝国皇帝的,正是率领蛮族西侵,自号‘雷神之鞭’,功过让后人难以评述的那位天命汗。

    当天命汗率领蛮族出现在多瑙河畔的时候,他的部族只剩下几十万人了。据说从遥远的东方启程的时候,他的部族还有数倍于此的人口,减员的原因很多,征服俄罗斯的战争中的损耗,路途上的非战斗减员,以及内乱。

    在当时,没人轻视蛮族的入侵,同时,也没人认为他们能有多大作为。欧洲不是一千多年前的那个罗马帝国了,远道而来的蛮族造不成多大威胁,顶多,他们也就是和当年的匈奴人一样,占据一片土地罢了。

    除了处于蛮族锋芒下的几个国家,没人关注东边的战事,海上的争霸才是最牵动人心的。当时,突然兴起的明帝国正在大洋上肆虐着,一个个总督府被扫平,又有一个个总督府被建立起来,这样兴替,代表着一块块殖民地的失去。

    无论是葡萄牙、西班牙这样的老牌航海强国,还是正积极寻找机会,试图在海洋上占据一席之地的后来者,各国都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如果现在不能阻挡东方巨龙的脚步,等对方消化掉那些殖民地之后,力量将会变得更加庞大,更加无法抵挡。

    于是,一队队士兵被送上了南行或西行的船舰,在非洲,在新大陆,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

    各国并非心甘情愿的放弃了波斯湾和印度,只是在马六甲海战之后,那一带的兵力空虚到了极致,还没等他们做出反应,明军就已经攻入了北非。若不是土耳其人的抵抗还算有力,说不定明军会和蛮族一同出现在欧洲也未可知。

    一场场失败,一个个坏消息让人发狂,就在这时,蛮族突然发动了全面进攻,铺天盖地的骑兵越过了多瑙河,不断向西欧深入着,所过之处,只有一片废墟。

    各国一下子紧张起来,本土受到威胁,他们再顾不得海外的战争,反正看起来也是注定要失败了的,本土的抗战才是当务之急。

    可是,现实让他们绝望。

    尽管他们的武器相对先进,战术理念也领先了不少,但是,已经在海外消耗掉了太多力量的他们,惊恐的发现,他们的力量并不足以抵挡汹涌而来的铁骑。而且,他们的领先也是有限度的,蛮族也会使用火器,漫天飞舞的震天雷,成为了欧洲人的噩梦。

    普鲁士、法兰西、意大利,最后是西班牙,一个个的强国沦丧了,在废墟之上,一个庞大的帝国建立起来。欧洲人将其称之为:第二神圣帝国,可蛮族统治者自己,却更喜欢用他们的语言,自称为:蛮清。

    这个国号,据说取的是:蛮族过处,一清而空的意思。

    深受其害的欧洲人自然深表认同,当然,作为被统治者,本来也没有他们说话的余地。"" .hunhu 无/弹窗广/告 全文字t x t下载而出于对伟大的天命汗的爱戴,蛮族人自己也是有荣与焉,毕竟这个国号是天命汗亲自定下的。

    国号什么的都是次要的,问题是,能统一欧洲大陆,并且将欧洲的疆域向外拓展了那么多,成就如此伟业的人物,当然是个伟大的人。

    在戎马生涯中,天命汗大人还不忘维持秩序,他确立了蛮八旗的分封制度,让本来混乱无序的蛮族,加入了秩序阵营。

    而且他还首开先河的制订了文字狱、蛮欧不通婚、海禁、禁武、禁火器等一系列深具前瞻性的政策。这些政策,不但维护了蛮族的统治,而且使整个欧洲大陆,呈现在了一片无比和谐的气氛当中。

    这种气氛,甚至感染了强横霸道的明帝国,以至于他们的战船抵达欧洲之后,只是草草的建立了几个租界,签订了一些‘平等’条约就离开了,并没有进行征服战争。

    租界不算多,而且也不是不让欧洲人进入,在租界里,反而能获得更多的自由和机会,所以也没人抵触。而那些条约,基本上都是有关于自由贸易的,无论是蛮清朝廷,还是被征服者,从中看到的只有好处,自然也没什么怨言。

    奇迹的出现,蛮清朝廷将其归结为以德服人,别人打了你的左脸,再伸右脸去给他们打,然后对方就会厌倦了,或者手疼了,总之,会放弃继续殴打。

    欧洲人当中有识之士还是挺多的,原本是不信的,可他们实在搞不懂,战无不胜的明帝国,为什么会放弃征服战争。久而久之,在文字狱的笼罩下,知识渐渐凋零,代之的是愚昧,人们也就认可了这个理由,并且对此深信不疑。

    当然,再伟大的人,也会有缺点,天命汗也不例外。

    在他的英明睿智之下,也有不搭调的地方,比如他一直深信欧洲有某种秘方,可以让断掉的肢体重生。没错,圣经上是有这个说法,可傻子都知道,宗教书上的典故都是骗人的,否则蛮族在欧洲杀得血流遍地的时候,上帝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信徒惨死?

    但天命汗就是有这样一个执念,终其一生,他都孜孜不倦的追寻着这个秘方,在临终前的一刻,还在喃喃自语:“有的,一定有的,因为侯爷说过!”

    侯爷到底是谁没人知道,天命汗到底为什么需要这个秘方,宫廷对此也是讳莫如深,但不妨碍听者来理解。侯爷大概就是天命汗的信仰中的某种象征,至于那个执念,也许只是天命汗的某些不着边际的幻想吧?

    没人猜得到真相,因为天命汗是有儿子的,而且还有九个之多,在他死后,还上演了一场九龙争嫡的戏码,让后世的无数戏曲家为之津津乐道。

    这些戏曲都是在租界被创作出来的,整个欧洲,也只有这里不会被文字狱的光辉所覆盖。蛮清开国时立下的规矩是广开言路,不因言而获罪,不过,这后面还有个但是,写着诸如不得诋毁朝廷,不得宣传蛮清贵族的负面消息……等等等若干条款。

    所以,如果想说街坊邻居的八卦以外的事情,也只有在租界才行了。当然,文字狱是善政,如果每个人都胡说八道,朝野上下就不能安定,贵族和官员们又怎么能有心情为国操劳呢?

    在威尼斯的一间酒吧里,一场争论正在进行着。

    “莱茵哈特大人是个英雄!马六甲海战惨败之后,他历尽艰辛的回到了祖国,结果看到的却是蛮族铁骑肆虐的场景,他放弃了光荣的贵族身份,加入了民间抵抗组织,一直在洛兰岛进行抗战,持续不断的骚扰敌后,给蛮族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

    “可是,史书上明明记载着,莱茵哈特屡战屡败,给公国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后来又盘踞在洛兰岛,有割据的野心,这才被威廉国王处死,威廉王才是真正的英雄,他守卫汉堡防线长达近十年,又有不莱梅大捷的战绩……”

    “哼,史书是蛮族人写的,当然会这么说,你看看就知道了,在普鲁士,威廉的后人正享受着何等的荣华富贵?欧洲的英雄?真是英雄的话,以蛮族的狭隘,他们岂能有这样的待遇?被屠杀才是威廉一家的命运吧?”

    “可是……”

    争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加入争论的人也越来越多,人们忘情的争吵着,没人注意到酒吧一角的桌子旁边,两个老者正在轻声交谈。

    实际上,就算注意到了,也没人敢盯着对方看,两人的头发虽已花白,但黄肤黑眼的特征却非常明显。这样的人,不是蛮族贵族,就是明帝国的人,无论哪一个,地位都远在欧洲人之上,是万万得罪不起的角色。

    “大哥,这就是你说的革命的萌芽吗?”说话的老者年纪虽老,可脸上的神情却总是让人联想到顽童,很少有哪个老人会一直笑嘻嘻的,而且笑容还是那么的精灵古怪。

    “嘛,还算不上吧,顶多也就是一群愤青,这种毫无意义的争论,不过是不满的发泄罢了,就和大明没事老是上街游行的那帮人一样,离革命还远着呢。”另一个老者看起来倒是和寻常人没啥两样,可那双修长的手,却能让人明白,他同样不是个普通人。

    “不过,应该也不远了,毕竟已经有人在反思历史了。”

    修长的手中端着一个玻璃杯,里面是香醇的红酒,轻轻晃着酒杯,让浓郁的香气在鼻端回荡,老者悠然说道:“欧洲人毕竟和非洲、新大陆那些土著不一样,他们是有文明的,即便再怎么压制,不满最终也会理论化,变成革命纲领,然后向统治者发起挑战。”

    “所以你当年在议会劝阻了那些叫嚷着要征服欧洲的人?我原本还以为你是看在三儿的面子上呢。”正德叹了口气,“话说回来,大哥,你当年骗得三儿好惨,听说他临终的时候,还念念不忘呢。”

    “这个吧……”谢宏挠挠头,讪讪笑道:“嘿嘿,我也没想到他那么实在啊,不过好歹当了二十多年的天命汗,三公公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波尔多的葡萄酒真不错,”正德本来也不是真的要替三公公讨还公道,他一口喝干杯中酒,长长的吐了口气:“对了,大哥,以前你说,欧洲发生革命的话,咱们要怎么办来着?”

    “我说二弟,你是皇帝好不好?国家大事诶,你多少上点心啊!好吧,我不说了,不然你又要闹着当太上皇了,话说你连个太子都不立,还当哪门子太上皇啊?”

    正德很无辜的说道:“那也不能怨我好不好,载垢他们说自己年纪大了,坐皇位也做不了几天,而翊钧他们又说自己太年轻了,要享受生活,不愿意在宫里呆着……你怨我,我怨谁去?”

    “都是你的儿孙,性子都随你,不怨你怨谁?”谢宏没好气的说道:“你多少得有点霸气啊,算了,不说这个了,等你我不在了,让议会那些人去头疼好了。”顿了顿,他又想起了之前的话题。

    “欧洲发生动乱的话也简单,只要找势力扶持就是了。要是有战乱持续的迹象,那就多扶持几个,要是有统一的迹象,就找个相对**点的扶持,战争期间,实行**制度肯定占上风,未来造成的威胁也小,最后还是会分崩离析。”

    “咱们不趁机……”

    谢宏似笑非笑的反问道:“怎么,你还嫌自己的名声不够,准备把统一世界的荣耀也拿到手里?”

    “嗨,不是你让**心国家大事的吗?趁虚而入不比正面对敌容易多了?”正德觉得自己很冤枉,看了看周围,他又有些疑惑。

    “嗯,说来也奇怪,在大明,以及西征的时候,鞑子都是很勇猛的,结果成立了帝国之后,他们马上就变得不堪一击了,要不是三儿定下的那些政策太给力,怕不早就被人给推翻了。”

    “游牧民族就这样儿,他们只有穷的时候最厉害,一有钱,立马变成蛀虫,这就是没有文明,没有信仰的结果了,不然为啥叫他们蛮族呢。”

    谢宏笑了笑,继续分析道:“现在大明的兵力还有些分散,对中东和北非的控制还有所不足,当地人对大明的认同感还有待加强,最好再等几年,等北征的队伍彻底扫平那片冰原,就可以从容对付欧洲了。”

    “嗯,这事儿就让翊钧他们去折腾吧,我还是好好享受生活的好,大哥,咱们走吧,凤儿她们还等着呢,对了,下一站是哪儿?”

    “西西里岛,听说那里的沙滩挺不错的。”

    “沙滩?再好还能有夏威夷的好?欧洲也没想象中好玩,还是新大陆比较有趣……”一边嘟嘟囔囔的抱怨着,正德打了个响指,高声道:“结账。”

    “两位先生,我们这里还有特殊服务喔,要不要玩一下呢?”应声而至的是个标准的欧洲女郎,前凸后翘,波涛汹涌,她嗲声嗲气的靠了上来。

    “哇,果然很有料。”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和摸到了,可正德还是很惊叹,当年他可是最好这口的。

    “先生,如果你喜欢,我可以跟着你走,不要名分的,只要你能带我离开欧洲就行……”看见正德的反应,那女人觉得有戏,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她已经确定这俩人是大明人了,而且可能还是很有身份地位的那种。

    对于欧洲女人来说,能嫁个明人,当妻子,当小妾,哪怕只是被包养,那也是梦寐以求的,年龄?那就不算个事儿。常在租界混迹的索菲亚,决心要把握住这个机会。

    “还是算了吧,我家里的河东狮可是凶猛,再说,你看我这一把年纪了,相逢就是有缘,这个算是打赏你的,有缘再会吧。”正德灵巧的摆脱了索菲亚的纠缠,顺手还塞了几张钞票到对方胸前的沟壑中,然后扯着谢宏离开了。

    索菲亚有些失望,直到看到那几张钞票,她才眼前一亮,情绪一下高涨起来,“这么多,而且是明币,太好了,有了这些钱,再加上积蓄,应该差不多可以买个移民的名额了,真是太好了!”

    其他女招待都是一脸艳羡的看着同伴,麻雀变凤凰的故事,在租界中并不罕见,不过真正看到事情在身边发生的时候,嫉妒、羡慕的情绪还是控制不住。离开这个死气沉沉的国家,去海外享受真正的生活,那是所有人的终极梦想啊。

    “大哥,你还在想什么呢?莫非对那个女招待动心了?这不像你啊,走啦,再不走,小心我告诉晴儿她们,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历史的轮回么……”

    “大哥,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没什么,随便感慨一下罢了。”

    “上年纪真是不得了的一件事,你最近经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哦。”

    “再多,还能有你多?”

    “倒也是……”

    两个苍老的身影互相搀扶着,可对话却一点都不像是老人之间的,不过跟在周围的人也都听惯了,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身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了海天尽头,只有尖锐的汽笛声回响在日月之下,天地之间……

    剧终

    <hr />

    www.piaotian.co/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