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假死_我的摄青鬼男友_科幻未来-爱奇小说网
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未来 > 我的摄青鬼男友 > 第133章 :假死(作者:星辰以北)
我的摄青鬼男友

《我的摄青鬼男友》

]*>/g,'\n'));}});" title="加入书架" class="shujia">加入书架]*>/g,'\n'));}});" title="添加书签">添加书签

第133章 :假死

    突然大雨磅礴,原本晴朗的天空下起倾盆大雨,路人走在路上没一会儿就被淋湿。天空是一片乌云密布,卷起肆无忌惮的风雨。

    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打在车子上,浇灭了原本快要火烧起来的车身。雨水透过破裂的窗户滴进来,滴在佐歌满头是血的血肉上。

    他的头破裂,正在不停的往外渗血,仿佛源源不断的快要崩塌。

    “佐歌,佐歌…”

    “救护车快到了,就快到了…”

    千梦姬束手无策的喊着,泪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都分不清。

    原来所有莫名的熟悉都是有原因的,难怪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他像佐歌,原来他就是佐歌,他就是…

    为什么会换了一张脸,换了一张自己从未见过的脸,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他会被换脸。

    救护车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传来,亮着闪闪烁烁的灯光朝着他们车子快速驶去。

    眼看着救护人员把他抬上车,千梦姬也上了救护车。

    一路上去医院,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望着全身是伤的他,目光沉重。有些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心里总会形成一道疤,难以愈合。

    看着他被送进抢救室,因为出血量太大,他的血从手上不停的留下来,滴落在医院的地上,形成一条血滴路。

    “微微,你在哪儿?”电话里,千梦姬一阵哭腔。

    蓝微微有些着急:“怎么了,梦姬?”

    “你快来人民医院,我在这里…”挂下电话,千梦姬就有些发愣的坐在了凳子上。

    这时候,她忽然觉得身体很冷,可能是因为医院很冷清的关系。

    不知道过了多久,医院的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跟着蓝微微映入眼帘。

    她走过来,就看到她浑身灰溜溜的样子:“梦姬,怎么了?”

    “我见到佐歌了。”千梦姬微微低下头,眉目低垂,像是陷入谷底。

    毋庸置疑的,现在看到的千梦姬,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车祸,整个人丢了魂一样。

    蓝微微走到她面前蹲下身:“见到佐歌了?在哪里?”

    “他就是佐歌,他就是…”

    “谁是佐歌?梦姬,你好好说话,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会在医院。”

    “急救室里就是佐歌,蓝海诺就是佐歌…”千梦姬抬起头,用很崩溃的目光看着她。

    蓝微微惊讶的瞪大眼睛:“蓝海诺就是佐歌,这怎么可能啊…”

    “我也不知道,但是他真的是。佐歌有血友病,只要有一处小小的伤口,就会流血不止。这是一种很罕见的病,所以一定是他。刚刚在他车上,他说踏实佐歌的一瞬间,我就知道之前我的猜想没有错。”

    “可是,这完全是两张不同的脸。”

    “没错,脸是不一样,但是一个人的心性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一个人的样子会变,但是他的本心不会变。”千梦姬眼神竟然更加坚定了:“所以我确定他就是佐歌。”

    蓝微微有些蒙圈,脑子里忽然冒出来一句话:“不会整容了吧?”

    呃…

    像是所有的悲伤气愤都被她这句话给打破了。

    千梦姬嘴角抽了抽:“微微你有见过,一个人整了容之后,几天就会这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你面前,而且不用恢复的吗?”

    “那,那是因为什么…”蓝微微有种不好的预感。

    转头看向急救室的门,千梦姬只能相信一点,那就是佐歌被人加了一张脸…

    “我想,是玥无心给他附上了一张脸,所以才不被人察觉。”

    轰!

    蓝微微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的身体一颤!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她应该是死也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换脸和附上一张脸这样的事情。

    不知道急救了多久,千梦姬他们就在外面等了多久。忽然,急救室的门打开。

    佐歌被人退出来,脸色煞白。

    “他怎么样了?”千梦姬快速走过去就问道。

    医生却很平静道:“血已经止住了,现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

    听到没事,千梦姬整个心仿佛都落了下来的松了一口气。

    站在病房里,看到他没事,千梦姬就坐在了床边。

    “你要留在这里看着他?要是让沐流辰知道了怎么办?”蓝微微忽然开口。

    千梦姬只是笑了笑:“没事,自从上次的事情过后,他对我多了更多的一份信任了。”

    “好吧,那你在这里,我回去了。”

    “等等。”叫住正要走的她,千梦姬眉头微微皱起。

    蓝微微凑过去:“怎么了?”

    “微微,你看…”千梦姬伸手过去,手触碰到了佐歌脸边缘的位置,发现他的脸边缘竟然有着微微的裂痕。

    下意识的睁大眼睛,蓝微微狠狠吞下一口唾沫水:“那是什么,看起来像是皮裂开了啊…”

    “就是皮裂开了…”

    顿了顿,千梦姬还是伸手把那块皮往上扯起来…

    突然,佐歌疼痛的皱起眉头,那张撕开一点点的皮竟然还发着暗淡的红光,让他疼的痛苦呻吟。

    千梦姬猛的松手,都不敢再触碰。可是让她惊讶的是,她刚一松手,那块被撕下来一点点的皮竟然这样完好无损的沾了上去!

    随着皮还原,佐歌原本皱紧的眉毛都舒展下来。

    天呐,这是什么情况…

    千梦姬似乎意识到不好的预感,她知道,这块皮恐怕是中了玥无心的法术,然而根本就弄不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梦姬…”蓝微微简直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了。

    呵呵…

    突然一个诡异的笑声传来。

    千梦姬抬起头,就看到玥无心一身红衣背对着自己,长长的极致黑色长发披泻下来。

    “玥无心,你想干什么?”千梦姬下意识的护住佐歌。

    玥无心缓缓转过身,目光诡异的看向她:“千梦姬,没想到竟然被你看出来了。”

    “那是当然。”

    蓝微微整个人在一旁愣住,看着千梦姬对着空气说话,简直是愣愣的下巴都快惊掉了。

    “他的脸你如果撕下来,他的整张脸都会没有的哦。”玥无心捂嘴笑了两声。

    千梦姬低头看佐歌的脸,再愤怒的瞪着她:“玥无心,你要怎么样才能够放过他?”

    “因为不放过你,自然不会放过你。”

    “你…”

    “这可是我做的新皮囊,看起来是不是天衣无缝,它可是会一点一点腐蚀他的脸,然后完全把他的脸和思想给吞噬掉,然后…让佐歌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每一句话,玥无心都说的面不改色,她笑着,笑容里不仅有嘲笑,还有讽刺。

    慢慢吞噬掉他的脸,还有他的思想,让佐歌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这句话仿佛如同咒语一般侵蚀千梦姬的大脑,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难道,她只能看着他变成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吗…

    “千梦姬,慢慢看着你所认为重要的人,慢慢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吧…”随着玥无心空灵的声音,她转身之后,就这样消失了。

    脑袋如同轰炮一般的坐下来,眼神不知所措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梦姬,刚刚那个是…玥无心?”蓝微微弱弱的问了一句。

    千梦姬无奈的点了点头。

    “那现在,该怎么办?”

    “不知道,我要回去一趟,你要跟我回去吗?”千梦姬目光沉淀的看着她。

    没有想到,蓝微微还是摇了摇头:“我,我还是不去了吧。”

    回到别墅,千梦姬就靠在了沙发上,整个人都累趴了。

    “梦姬…”楚扬一看到她有些惊讶:“你怎么浑身这样了?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出了车祸。”

    “车祸?怎么回事!”着急的走过去,楚扬听到沐流辰缓慢的脚步声。

    他走下来,看到她脸上全是灰还有已经干了的血,立马拿出毛巾和创口贴为她擦拭和贴起伤口来。

    “发生什么事了?”沐流辰下意识的皱起眉头。

    “我见到佐歌了。”她的话打断他的动作。

    沐流辰放下毛巾,皱着眉头看她,却没有说什么。

    “蓝海诺就是佐歌,他被附上了一张新的脸,如果想要摘下这张脸,佐歌的脸就会烂掉。可是如果不摘下,他就会被这张脸侵蚀,完全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千梦姬感觉自己解释的有些乱糟糟的:“有什么办法?”

    “有办法。”沐流辰忽然开口。

    “什么办法?”

    “让他的脸侵入被施了法术的死人血里侵泡三天,可是没有人能够闭气三天,超过几分钟估计就死了。”楚扬插话,沉重的皱起眉头。

    那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千梦姬觉得脑袋疼:“也就是说,没有办法了?”

    “可以让他假死,没有呼吸。”沐流辰安静的喝了一口水。

    说起假死,千梦姬听过,但是从来没经历过:“假死,这怎么才能做到?”

    “楚扬应该有这种药…”沐流辰突然犀利的目光看向楚扬。

    楚扬嘴角抽了抽:“有是有,可是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只能试试了。”

    说实话让千梦姬疑惑的是,楚扬怎么会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药,也是醉了。

    “假死,说不定就死了。”沐流辰眼神淡定的靠在后面。

    呃…

    千梦姬瞪大眼睛看他:“不会吧…”

    “怎么,心疼了?”沐流辰眯起眼睛。

    “没,没有。我只是不想伤及无辜。”咳嗽两声,千梦姬转了转眼睛。

    一只手搭过她的肩膀,沐流辰右边脸凑过去:“亲我一下,我就相信你。”

    靠,秀恩爱。楚扬用一脸鄙视的目光看着他们。

    千梦姬犹豫几秒,只好硬着头皮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脸。

    当晚半夜,就一起去了人民医院。

    站在病房里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佐歌,千梦姬皱起眉头。想着为什么还不醒…

    “真要用这个药?”楚扬拿着一颗黑色的小药丸,拧着眉头。

    沐流辰接过他手里的药,然后一丢,佐歌的嘴巴就自行张开,然后药就扔进了他的嘴巴里。

    目瞪口呆,目瞪口呆。千梦姬都惊讶他还有这个技能。

    “半个小时之后,他就会没有呼吸。”沐流辰沉稳的目光像是划开一片光晕。

    千梦姬愣了愣:“那现在怎么办,难不成…抬走?”

    “你背着。”沐流辰目光扫向楚扬。

    “我?”楚扬猛的摇头:“不行,我不背。”

    “快点,不是你要我来背?”

    楚扬像是快要被目光杀死,跟着走到楚扬的旁边,然后手一伸,就把他背了起来:“我背,怎么走?”

    “这个时候人少,直接走。”

    说完,楚扬还真的背着佐歌,出了病房。

    “姬儿,让他先回去。”一出去,沐流辰就拉住千梦姬。

    眼看着楚扬越走越远,千梦姬疑惑的看他:“为什么?我们不回去?”

    “去找人血。”

    “什么?”千梦姬瞪圆眼睛。

    沐流辰二话没说,拉着她转身就走。

    一路走,一路看着他脚步飞快,千梦姬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人血,他的意思是说找人血,去哪里找?

    天呐,不会是血库吧…

    还真的到了血库门口,千梦姬停在门口不敢进去。

    “我不进去。”站在门口,她拉住正要往里走的沐流辰。

    这个点,血库里面肯定一个人都没有。而且现在这个时候,里面肯定很阴森,全是血,全是血。

    “怕什么,有我在。”握住她的手,沐流辰忽然微微一笑。

    看到这个笑容,千梦姬感觉突然有一把刷子,就这样把内心的阴霾和恐惧都抹去了。

    硬着头皮只好被他拉着推开门,就闻到一股沉重的血腥味。非常浓烈,让人恶心想吐。

    进入血库里面,就看到一个一个偌大的箱子,还有四面八方左右都挂着血袋,有的血颜色很深,有的血颜色比较浅。全都是血袋,看的人简直心慌。

    这些,应该是各种血型的血吧…

    “辰,我想吐了都。”千梦姬忍不住吐槽。

    沐流辰闻了闻:“这么好的血,不喝真浪费。”

    千梦姬顿时傻眼,吓得愣住。

    这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真的是太恐怖了…

    “吓你的,走。”沐流辰笑着拉着她往前走。

    走到一个铁箱子前,用手一触碰是很冰冷。动了动,里面特别的重。

    眼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打开箱子,微弱的灯光一照,里面竟然全都是血袋,多的充满整个箱子。

    “天呐,这么多…”千梦姬惊讶的张大嘴巴:“这里面得有好多好多人的血了…”

    “不知道不同样的血型行不行。”沐流辰忽然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拿。

    难道还有要一样的血型这种道理吗…

    千梦姬愣愣的凑过去:“不然一种血型拿一袋好了…”

    “什么时候这么聪明。”摸了摸她的头发,沐流辰安静的一笑。

    在微弱的灯光下,他的笑容仿佛定格了下来。如同冬日的暖光,盛开在黑暗中。

    还真的拿着一种血型一袋的血准备出去,却听到血库的门轰然关上了!还传来锁门的声音,噼里啪啦的。

    千梦姬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拉了拉门,拉不开。

    跟着再拉,还是不开。现在只能结出一个结论,就是门锁了…

    天呐,完了,这下出不出去了…

    “门锁了,怎么办?”千梦姬放下手,无奈的叹了一声气。

    沐流辰手贴在门上:“不然我出去,你一个人待在这里?”

    “我知道你是开玩笑的。”

    “没开玩笑。”

    “不要!”千梦姬急了吧,冲着他使劲摇头:“你不能把我丢下,不然我会疯掉的。”

    “笨,不会的。”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沐流辰拉着她往回走。

    现在这个时候,应该都快三四点了。因为很隐蔽,接近于地下室,所以连手机都没有信号。

    一步一步往前走,千梦姬只感觉吗血腥味太重了,重的都让人捂鼻子都闻得到。

    “那我们现在怎么出去啊?”千梦姬跟在他的身后,感觉都快被这些血腥味给熏晕了。

    沐流辰拉着她走到了一个血袋放置较少的地方,坐了下来。

    “不能出去了,只等等着明天门开了再出去。”他无能为力道。

    “不是吧,为什么?”

    “没地方出去。”

    “不能带我出去吗?”千梦姬凑过去,用一副很可怜的样子看着他。

    沐流辰却绝情的摇摇头:“不能,只有我能出去,你不能。所以,我们就一起在这里。”

    “可是我怕…”缩紧身子,千梦姬紧紧挽住他的手。

    轻轻的抱住她的头,沐流辰微微低头:“有我在,不用怕。”

    他轻轻的,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像是可以一瞬间把人带进人间仙境。

    “辰,我之前听到玥无心说过一句话…”千梦姬微微抬头看他。

    他轻轻应了一声。

    “玥无心,有些鬼活着,比是人还痛苦…”

    闻言,沐流辰身体微微一颤!

    感觉到他发颤,千梦姬才意识到什么,松开他看他:“难道,她说的是真的?”

    这个时候,沐流辰就像是被定格住一样,坐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其实,姬儿说的没错不是吗…

    “辰,你真的很痛苦吗?”千梦姬再次说道。

    良久,沐流辰目光看向她。

    “有姬儿在我身边,我为什么痛苦?”沐流辰伸手,轻轻的贴在她的脸颊上:“不要想太多。”

    看到他这么温柔的这样,还是第三次了。他很少这么温柔,一向都很冷,不得不承认,千梦姬很喜欢他这个样子,只要他这样轻轻抚上自己的脸,仿佛就算是再难过的事情都会烟消云散。

    “辰,你不会离开我吧。”千梦姬像个小猫一样,脸颊紧紧的贴着他的手。

    这样期盼的眼神,让沐流辰只有心疼的感觉。从小到大,也就只有她,才是真的。

    “不会。”他轻轻开口。

    闻言,千梦姬猛的抱住他。

    在血库竟然真的就这样待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听到开门的声音马上就醒了。

    忽然拉着她转过一个角落躲了起来,沐流辰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眼看着有人进来这样扫视一眼,然后出去。跟着没一会儿,就拉着她快速跑出去。

    受了一晚上的侵蚀,千梦姬总算是看到亮光了。

    她伸了一个懒腰,走出医院就看到大片大片的温暖照在脸上,温暖了许多。因为那个血库实在是太冷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我们一晚上没回去,手机也打不通,楚扬会不会疯?”千梦姬忽然想起来。

    沐流辰看了看时间:“应该会。”

    回到别墅,见到门是个开着的,走进去就看到楚扬不停的打沙发,都快要把沙发打烂了!

    “干什么?”

    沐流辰一发话,楚扬就立马停止动作,转头看他们回来了,那叫一个崩溃啊。

    “你们两个一晚上去哪里了!我等了你们两个一晚上!一晚上啊!”楚扬抓狂的大喊。

    沐流辰伸手推开他的脸:“别叫,全是你的口水。”

    顿时摸了摸嘴巴,楚扬才知道他是骗他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口水啊。

    “尸体在哪儿?”沐流辰四处看了看。

    怎么成尸体了…

    千梦姬用很惊讶的目光看向他。

    只见楚扬很乖的指了指楼上:“在楼上,中途醒了一次…然后…”

    “然后什么?”千梦姬瞪大眼睛。

    “然后被我打晕了。”楚扬嘴角抽了抽:“然后我就给他喂了药。他现在,没有呼吸,可以用人血浸泡了。”

    跟着上了楼,推开房间的门,就看到佐歌躺在床上。

    站在他的面前,千梦姬眼看着旁边楚扬把所有的血都倒进了一个盆子里,跟着让佐歌坐起来,让他的脸就这样沉浸在了血水里!

    天呐,真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场景,好恶心…

    如果佐歌知道自己的脸是这样脱落的,会不会崩溃。

    “这样行吗…”千梦姬有些担心道。

    沐流辰皱起眉头:“只有这个办法。”

    “玥无心的法力很强,没有用黑狗血不错了,但愿这个有效果。”楚扬嘴角抽了抽。

    眼看着佐歌这销魂的姿势,千梦姬也是有点醉了。不过只要能够恢复原样就好,不管是用了什么班的。

    “梦姬,我们迟到了。”快速走在路上,蓝微微着急的说道。

    千梦姬看了看课程:“怕什么,这节课是你最讨厌的生物学。”

    “生物学!”蓝微微立马停住脚步:“我一看到那个山教授我就讨厌,我还真不想上他的课。他的课怎么那么多,真是阴魂不散。”

    “那没办法,上还是得上,只不过可以不用那么准时。”

    “那我们慢悠悠的走吧。”

    一起同意,还真的放慢脚步慢悠悠的朝着教学楼走去。

    走到教室门口,看着教室门是关着的,千梦姬就敲了敲门,然后拉着她大步走进去。

    “报告,不好意思教授我们迟到了。”

    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过去。

    教授望向他们,动了动自己白花花的胡子:“迟到…千梦姬你后面这个同学竟然还迟到,叫蓝微微吧。”

    他怎么这么快就知道自己的名字?千梦姬疑惑不解的看过去:“没错,是叫这个名字。”

    “千梦姬,平时还是比较爱护小动物,也少吃肉,就只吃过猪肉。这次你就不用站着,进来坐着。”教授目光紧锁道。

    惊讶,惊讶!

    现在现场的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教授,简直对他这样的洞察力感觉到不可思议。

    千梦姬也叫一个惊讶,楞在那里有些说不出话来。

    “教授,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坐着,微微就不行?”

    “没错。”

    “好,教授要是这样,那我也不进去了,和她一起站着好了。”千梦姬眯起眼睛,目光对他极其的鄙视。这个山教授,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可以知道自己只吃猪肉!

    山教授再次动了动胡子,用有些惊讶的目光看着她:“好吧,看在千梦姬同学的面子上,就让你们两个进来。”

    “走。”其他话不说,就是拉着蓝微微的手走了进去。

    跟着引来一片极度的惊讶。

    “梦姬,你太牛了。”竖起大拇指,蓝微微眨了眨眼睛。

    千梦姬眉头却一直皱着:“我现在觉得这个山教授越来越奇怪了,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只吃猪肉,这可是个隐秘的事情啊…”

    “难道调查你了?”

    “不会。”千梦姬微微摇摇头:“肯定有蹊跷。”

    在山教授的讲课下,下面的学生竟然异常的安静,像是怕他一样。

    “轰!”

    突然一个学生站了起来,然后整个胃翻滚,对着桌子就是呕吐!

    消化的吃的,还有胃酸都吐了出来,还吐了前面学生一身!

    “全是驱虫,全是驱虫…”她边吐边指着桌子上的猪肉铺就是喊道。

    一旁的学长看向猪肉铺,疑惑不解道:“这明明就是猪肉铺,哪里有驱虫,你看错了吧…”

    “没有,全是驱虫,好,好恶心!”跟着,又是一口胃液吐了出来!

    垫着脚尖凑过去看,看到那桌子上的真的是猪肉铺,根本没有驱虫。千梦姬疑惑的皱起眉头,觉得很奇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